【教師風采】我的师父黄晓林

出处:党委教师工作部 2021-01-15[浏览:次]

在學校裏,我有一個習慣,只要有人說起黃曉林老師,我總很自豪的說,黃老師是我師父。

自信來自于霸氣的師父

初見我師父,是十二年前了,那是我來學校正式上班的第二天,主任帶著我走到了一位高大霸氣老師面前,對我說,這是你的師父。初次見面,黃老師就很親切的拉我坐下,其實我一點兒都記不清當時談了什麽,只記住最後她哈哈笑起來,叫我以後遇到什麽事情都可以來找她。就這麽哈哈一笑,讓我頓時對她感覺親切起來。就這麽簡單的介紹,師徒關系就定了下來,黃老師成爲了我工作上的指路人。霸氣而親切,就是我對我師父的印象。

甫一上班,我就開始上專業課還兼任一個班的班主任,似乎也沒什麽過渡期,直接開始了專任教師的工作。工作的第二個年頭,就接下四門課程,十一個班的授課任務。當時真的太過自信,什麽活都敢接,什麽課都敢上。回想起來,其實那份底氣是霸氣的師父給的。因爲一有問題,我可以立刻去找她商量,她總能幫我想方設法解決。爲了幫帶我,她還提出過調整辦公室,讓我坐到她身邊去。

手把手言傳身教

當時學校沒有明確要求新教師跟聽課程,但她要求我去聽她的每一節課。有段時間,我和她上同樣的課,她經常就是信手拈來一個知識點,問我上課的時候該說什麽,怎麽說?爲了避免自己答非所問,我想到一個辦法,她上課時,我坐在後面奮筆疾書,記錄她說的所有內容,彼時手機沒有錄音功能,很多來不及寫,只好寫個大概,回來憑著記憶繼續補充,寫著寫著倒成了自己上課的腳本。那段時間,我上課時候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之前寫好的。

對于我的單元設計,她一定要檢查。我還鬧過很多笑話,比如還沒有上課我就把單元設計中的課後總結寫好了,兩節課的課時算成90分鍾,她都一一指出,讓我修改後還要再給她看。她曾對我詳細的講解過“任務驅動”“項目導向”這些教學法,督促我看很多職業教育的書籍。每節課,她都嚴格要求我遵循“引入——資訊——知識——訓練——總結——回顧”的教學流程,課程內容必須安排學生訓練或者展示。這些其實都是黃老師自己對于職業教育和課堂教學的理解和輸出,對我個人授課風格的形成影響至深。

沐浴在溫暖的團隊

在示範建設轟轟烈烈開展的時候,幾乎每個老師都承擔著一兩門課的建設任務,那時的師父帶著我做《商務溝通》網絡課程,可以說是手把手的教,培養方案、課程目標、授課大綱、理論體系、實踐環節等等怎麽設計、怎麽實現,最後還把課程建設彙報的機會讓給我。當時課程網站建設的主流是放整節課的授課視頻,她則在課程網站放很多短視頻,一個視頻一個小知識點,頗有現在微課的雛形。課程建設的得實平台只能校內訪問,她專門建了一個挂在外網的網站叫“厚學堂”,取名爲“厚”,一是合到我們的校訓“厚德勤業”,二是希望學生的知識積澱更紮實。網站基本內容包括中國傳統故事、文學文化知識和創業案例。有黃老師爲其奠定的紮實基礎,《商務溝通》課程逐漸從一門不起眼的營銷類專業課程發展成爲了經貿類專業群的基礎課程,並成爲了院級“課程思政”示範課程。

此外,師父讓我積極參與到其他課程的視頻拍攝中。我開始還納悶爲什麽要去給別的課程拍視頻?其實師父都是爲了我,給每個老師拍上課視頻,一是讓我增加聽課學習的機會,二是讓我認識更多的老師,加快融入系部的大家庭。時過境遷,得實平台早已不複存在,但江波老師的如沐春風,楊華老師的踏實認真,王莉老師的細致嚴謹,陸婷老師的生動詳實,都是曆曆在目。

師傅帶領我和學生共同成長

當時的經貿學院有工學交替的實訓,學生在大一第一學期去企業工作一個月,了解企業運營流程,學習基本經濟管理知識。一開始,幾乎每個專業都要開設這個實訓,校企合作經驗豐富的黃老師均被邀請承擔指導工作。工學交替的指導工作非常繁瑣,前期和企業敲定工作的細節,企業管理簡單粗暴,需要反複溝通,灌輸教育理念。中期需要送學生到崗,處理各種問題,比如,學生收銀遇到假鈔,領班安排工作內容不合理,學生下班超過宿舍關門時間等等。她毫不含糊,事必躬親,一有情況,就立刻動身去企業。她常把我帶著,總會和我再次複盤問題,讓我從中了解校企合作的流程和規定,積累了學生突發事件的處理經驗。每次去企業見到學生,不管是什麽問題,她都是先一把拉學生到自己的身邊,目的就是告訴學生,學校和老師是來幫助你的。後期還需要及時和企業結算餐補、路補等,企業用人時都是一口答應,付錢的時候都是萬般推脫。所以“要債”上門的事情,師父也經常要去做。

有一年,爲了更好地完成工學交替指導任務,我索性要求住到學生宿舍。黃老師非常支持,還安排學生幫我搬宿舍,去宿舍看過我。她和我說,住在學生宿舍,可以最直觀的了解學生生活情況,增加和學生親密度,最直接的去處理學生突發問題,對于我一個新老師在指導實訓、班主任工作方面都有莫大的好處。于是混迹學生宿舍的我,和很多學生發展成了亦師亦友的關系,也成爲我以後的待生之道。

黃老師很注重在比賽中培養學生,也是學校裏挑戰杯指導的先行者,她帶隊比賽獲獎無數。我親眼見證了她很多次的備賽參賽過程。她對比賽研究很深,對每個環節都是細致訓練,沒有絲毫馬虎,道具、服裝、手勢、語氣、體態都要經過她嚴格訓練,學生才能上賽場。每次比賽前,她都是全身心的撲在比賽上,天天都在備賽教室和學生們一起。這麽多年來,我都牢記她和我說過,學生比賽就是要多帶多陪。我每次在訓練室指導學生備賽時,總能想起她在訓練學生的樣子,如果說我在指導學生比賽小有所得的話,我師父居功至偉。

永遠的師父

虽然作为帮带教师,她只需要带我一年。但是这么多年来,她从未放下对我的关心,关心我个人发展,关心我身体情况,关心我的家庭生活。前年上班路上,我突发偏头疼,好不容易熬到学校,正好遇上她,她一边安慰我一边帮我进行按摩,二十分钟后,我明显好转。跟着师父,总能学到很多。比如“机会教育”,发现学生出现问题不要急着纠正,等他们自己发现错了再教育就能获得更好地效果。比如“亲情教育”,将很多专业作业与家庭、亲情结合,让学生去服务父母、家人。比如“创业教育”,每年开校园展销会,让学生在实际销售中,体验创业过程。回头想想,我师父其实在很早就开始将课程思政、創新創業融入的课堂教育中。

十二年弹指一挥间,师父就要退休啦。我还记得她常常笑着和我说很多有意思的话,突然觉得其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来得及和她学习,只希望来日方长,后会有期。(文、朗读/赵宇萱 图/冯荷兰、黄瑜 审/黄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