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網]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高校反映如何?

出处:宣传部 2021-02-02[浏览:次]

摘自2021年02月02日[搜狐網]

日前,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教育部印發《關于深化高等學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的指導意見》(後簡稱《政策》)中明確,要落實自主評審,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權直接下放至高校。

應該說,高校教師職稱評審工作是對教師工作成績和能力的肯定,也是調動他們積極性和創造性,激發教師活力、動力的重要途徑和方式。

那麽,這個《政策》出台,高校領導和教師反映如何?高校又該如何建立公平公正程序?1月31日,科技日報記者采訪了江蘇部分高校的書記和相關部門負責人。

高校教師職稱評審存在一些突出問題

在 江苏理工学院党委教师工作部部长、人事处处长薛梅青眼里,职称评审是高校人事制度改革与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目前,我国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存在重科研轻教学、重教书轻育人、科研业绩评价简单量化、评审指标忽视学科差异、高端人才破格晋级的绿色通道不畅、职称评聘制度对接不紧密等突出问题。

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黨委副書記費雲生告訴記者,在評審機制不健全上,各系列考核標准不同,考核指標彈性也不同,難易程度也不相同。比如:公共課及公共基礎課教師,報省級科研項目難度要比專業課教師大很多;而輔導員老師,相對專業教師科研能力也偏低,導致輔導員群體職稱評聘較難。

其次,在評價標准不完善上,重科研輕教學,片面追求論文和課題的數量與級別。雖然高校中最重要的是教學,教書育人是教師的最主要職責,但由于影響教學效果的因素很多、教學效果又不易量化而科研成果比較好量化。

産生這些問題的根源何在?“這是由于高校受各類排名、計劃項目等遴選指標和評審標准影響,導致多數高校將職稱評審條件和遴選標准重點在SCI/EI論文數、科研項目經費和人才帽子等,逐步走向‘五唯’極端,進而出現偏離教書育人中心和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等教育問題,尤其是思政和人文社科類教師受資助經費渠道少且額度小,在職稱評審處于相對劣勢。”常州紡織服裝職業技術學院黨委書記吳訪升說。

《意見》出台將激發高校辦學的活力

“高校教師隊伍是我國高層次人才隊伍的重要組成部分,深化高校教師職稱制度改革,是進一步加強高校教師隊伍建設、推進高校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推動高等教育科學發展的重要舉措。”費雲生說,而建立了科學的高校教師職稱制度,對調動廣大高校教師的積極性、創造性發揮重要作用。

在 江南大学人力资源处处长王鸿博教授看来,《意见》的出台,着眼于破除重科研轻教学、重教书轻育人等不合理的用人观,摒弃简单化、数量化的评价方式,引导高校建立以品德、能力、过程为导向的人才使用机制,这既反映出高校教师的呼声,也让全体教师看到国家对高校用人评价、对职称改革的决心。

“《政策》出台是非常及時的,給各高校落實新時代高校教師職稱評審改革做好了頂層制度設計,對進一步激發兩個方面的積極性和活力有重要意義。”揚州大學教育科學學院高等教育方向副教授、教育學部主任劉牧說,通過將評審權直接下放給高校,可激發高校辦學的積極性和活力;通過制度體系、評價標准、評價機制等方面改革,特別是鼓勵采取個人述職、面試答辯、同行評議、實踐操作、業績展示等多種靈活評價方式,既能完善同行專家評議機制,又能健全完善外部專家評審制度,探索引入第三方機構進行獨立評價等改革,對于充分調動高校教師的積極性和創造性,激發他們的活力和動力有重要意義。

吳訪升告訴記者,此次出台《政策》,既反映出高校教師的呼聲,也讓我們看到國家對高校用人評價、對職稱改革的決心。尤其是將思政教師職稱評審單列,依托第三方評價實現評審機制創新,突出教育教學能力和業績、重學術質量而非數量,這是回歸到高校教師的教育初心和價值追求。江蘇職稱評審下放到高校多年,走在全國前列。

相關鏈接:

https://www.sohu.com/a/448268965_120873246

https://www.sohu.com/a/448149074_120873446